玉林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穿越之绝世妖仙 第九十二章 欲擒故纵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43:54 编辑:笔名

穿越之绝世妖仙 第九十二章 欲擒故纵

绿纱女子看到巨大的红龙向自己狂奔而来,虽然距离很远,她还是能感到从火龙身上所发出的阵阵烈焰,眼看两条火龙从两面夹击而来,她大喝一声道:“鬼舞枯藤!”

只见绿纱女子迅速的舞动着手中的绿色长鞭,长鞭宛如灵蛇一般缠绕着他的周身,慢慢的变长,突然绿纱女子迅速的向空中一甩,绿色长鞭直直的向空中的两条火龙激射而去。

就在绿色长鞭快要接近火龙之时,它又迅速的从中间分出一条长藤,突然,一条长藤的两个顶端快速的缠绕着两条火龙的脖子。

两条火龙感到自己的脖子被绿色长鞭缠绕着,它们怒吼一声,快速的扭动着巨大的身体,想以此挣脱长鞭的束缚,但是不管它们如何用力,长鞭像是长在它们身上一样,就是挣脱不掉

穿越之绝世妖仙  第九十二章 欲擒故纵

绿纱女子看到此景,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,冷哼一声道:“小小的修为,还想挣脱我的长鞭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语毕,他就紧紧的攥着手中的长鞭,狠狠的往下一拉,脸上尽是嘲讽的表情。

身在空中的两条火龙被绿纱女子一拽,龙头猛然的往下一点,它们的脖子吃痛,怒吼一声,举起高傲的头颅,对着缠绕自己的绿色长藤,喷出一口火柱。

绿色长鞭被巨龙喷出的烈焰烧中,它们迅速的松开缠绕的火龙,快速的从空中落下,瞬时间就被巨龙喷出的火焰燃烧成灰烬。

绿纱女子看到这里,惊骇的久久说不出话来,良久,她死死的盯着易折,怒吼道:“年轻人,你很了不起,本小姐今天算是栽在你的手里了,咱们山不转水转,后会有期。”语毕,就凭空消失。

“既然来了,就留下来吧,何必那么着急走啊。”只见,一旁的胡玉卿冷冷的说道,语毕,也就消失不见了。

正在易折不知所措之际,他面前的空气有一些微微的扭曲,一个身穿绿纱的女子,好像被人从虚空中扔了出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就在绿纱女子不知所措之际,胡玉卿也从虚空中显现出来,她迅速的来到绿纱女子身边,一脚踩在绿纱女子的前胸,冷冷的道:“得罪了我的主人,你还想跑,简直是痴人说梦!”

绿衣女子大惊道:“你,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你的修为会如此之高,是我看走眼了,原来你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。”

“哼!”胡玉卿冷哼一声道:“我是谁,你就不必知道了,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,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,如果敢欺瞒于我,小心你的项上人头。”

绿衣女子也是一个狠辣的角色,她狠狠的对胡玉卿说道:“今天我败给了你,是我技不如人,我今天认栽了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想要从我的嘴里挖出消息,简直是痴人做梦,如果你们带种的话,就给本小姐一个痛快。”

“吆喝!”胡玉卿冷笑一声道:“想不到你的脾气还挺冲,但是我告诉你,我杀了你简直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,我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逞强,我的忍耐的是有限度的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哼!”绿纱女子冷哼一声道:“少在我面前猫哭耗子假慈悲,像你们这样的人本小姐见多了,要杀要剐给本小姐来一个痛快,何必那么多废话。”语毕,绿衣女子就把头扭向一边,不去看胡玉卿。

胡玉卿做为一代妖仙何时受过这样的怠慢,他怒视着眼前的绿纱女子,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她的丹田之处,往丹田之处注入一丝灵力,灵气在绿衣女子的丹田之处来回的冲撞。

“啊!”绿纱女子感到自己的丹田之中传来一阵剧痛,疼的她脸部扭曲起来,她怒视着胡玉卿,怒吼道: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,你这个恶魔,我咒你不得好死。”

胡玉卿闻言,怒吼:“死到临头,还敢辱骂与我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”语毕,又给绿纱女子丹田之处注入了一丝灵力。

“啊!”躺在地上的绿纱女子,疼的大吼一声,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向下滚落,脸部的肌肉已经疼的扭曲起来,但她还是死死的怒视着胡玉卿,没有一丝屈服的意思。

胡玉卿看着躺在地上的绿纱女子,冷冷道:“我承认你很有骨气,但是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,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,你现在对我已经失去了价值了,所有你现在只有死。”

绿纱女子闻言,脸色冰冷,毫无一丝感情,冷冷道:“要杀就杀,何必那么多的废话。”语毕,就闭上眼睛等死。

“很好,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胡玉卿举起右脚,狠狠的向绿纱女子的面门踩去。

“慢!”就在胡玉卿刚要踏破绿纱女子的天灵盖之时,易折连忙阻止道。

胡玉卿闻言,连忙放下右腿,不解的问道:“主人,你怎么了,为何阻止我啊?”

易折轻叹一声道:“玉卿啊,我看这个女子也是个坚强强势之人,且念在她修行不易的份上,你就饶恕她,放她走吧。”

“什么!”胡玉卿闻言惊道:“主人,我没有听错吧,你要我放了她。”

易折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绿纱女子,点点头道:“玉卿,你没有听错,我是让你放了她。”

胡玉卿道:“可是,这个女子心思歹毒,她刚才还要杀你啊,万万不可放。”

一旁的胡燕儿也帮腔道:“是啊,公子,此女心思歹毒,居心叵测,万万不可放走,应该立即杀之。”

易折把脸一板,佯装怒道:“怎么,我的话,你们现在都敢不听了。”

“奴家不敢,还请公子,主人恕罪。”两女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易折闻言,脸上立刻露出喜色道:“好了,既然不敢就起来吧,玉卿你赶快化解掉她丹田之中的灵气,让她离开吧。”

“是!”胡玉卿来到绿纱女子身边,在她的丹田之处轻轻一抹,化解掉了绿纱女子丹田之处的灵气,冷哼一声道:“我家主人仁慈,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放了你,赶快滚。”

绿纱女子强撑着浑身的痛苦,慢慢的站起来,冷冷的道:“你们今天不杀我,是你们的错,但是我要告诉你们,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,食你们的肉,啃你们的骨。”

“放肆!”胡玉卿怒道,一脚踹向绿纱的女子的胸口,“噗”的一声传来,绿纱女子嗓子一甜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人就向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重重的向后摔去,溅起层层土浪。

易折见到此间,轻叹一声道:“姑娘你还是走吧,不要在逞口舌之争,免得激怒了她,到时候我也没办法阻止。”

绿纱女子闻言,欲言又止的支撑着自己沉重的身子,慢慢的站起来,死死盯着胡玉卿打量的一下,狠狠的咬了咬牙,非常不舍的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开了。

易折看着绿纱女子,渐渐地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,脸上立刻浮现出戏谑的笑。

一旁的胡燕儿不解的问道:“公子,那个绿衣女子内心歹毒,处处要置你于死地,你为何要放了她,你的这个做法,奴家很是不解。”

易折轻轻的笑道:“玉卿,这个问题还是你解释给燕儿听吧。.”

“是!”胡玉卿道:“这么简单的局你都看不透?”

“局?”胡燕儿不解的问道。

胡玉卿淡淡的笑道:“你就没有看出来,刚才发生的一切是我和主人做的一个局,故意放走那个绿纱女子,来一个放长线钓大鱼,这么说你明白了么?”

胡燕儿闻言,脸上乐开了花笑道:“我还真是愚钝,没有看出来,真是惭愧啊。”

易折插嘴道:“好了,废话我们也不要多说了,赶快跟在那个绿纱女子身后,以免她跑远了,使我们的计划成为泡影。”

“是。”两女异口同声的答道。

易折点点头,对胡玉卿说道:“玉卿,你闻着绿衣女子的气味在前面带路,注意不要打草惊蛇,我和燕儿跟在你的身后。”

“是!”胡玉卿答道,立刻就向前走去。

易折和胡燕儿相对着点点头,也跟在胡玉卿后面向洞穴的深处走去。

突然,走在前方的胡玉卿感觉周围好像有些轻微的响动,她连忙停下脚步,观察着四周。

易折看到胡玉卿突然不走了,就觉得非常的蹊跷,便问道:“玉卿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胡玉卿点点头道:“我刚才好像听到四周的墙壁之上,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之声,所以才停下来看看。”

易折问道:“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妥?”

胡玉卿道:“目前为止,尚且没有发现,但是我感觉会有危险发生,大家还是要处处小心,步步为营,我的感觉一向是挺准的。”

易折闻言道:“好的,我们一定注意,哦对了,玉卿,那个绿纱女子的气味你还能闻到么?”

胡玉卿点点头,压低声音道:“气味还在,只是感觉比刚才稍微有些重而已。”

易折不解道:“玉卿啊,那以你的经验这是为何啊。”

胡玉卿摇摇头道:“这个我也说不上来,我们还是要谨慎行事,小心一些。”

“啊!”就在易折和胡玉卿说话之际,一声惨叫之声从两人的身后传来,易折连忙回头,眼前的一切使他感到非常的震惊。

南充治疗卵巢炎方法
南充治疗卵巢炎费用
南充治疗卵巢炎医院
南充治疗盆腔炎方法
南充治疗盆腔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