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林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纨绔邪皇 七二二章 嬴高之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15:36 编辑:笔名

纨绔邪皇 七二二章 嬴高之恨

谢安闻言笑而不答:“事已至此,相爷即便知道了缘由又能怎样?除了静候结果之外,你我还能有别的选择?还请相公稍安勿躁,您得相信殿下才是。这数年来,武安王府可从来没有输的时候。”

皇甫射白眉微皱,他感觉谢安似隐藏着什么,却更知此时自己哪怕逼问,这位也不会多吐露半句。

这位王府长史的难缠,他在几年前就已领教到了。

一声轻哼,皇甫射径自走到一旁的桌案之后坐下,依旧怒目瞪视谢安,似欲将对方撕碎。

哪怕这次的事情,是由武安王殿下一手主谋。可皇甫射依然认为,谢安这个长史依旧有着。

然而皇甫射虽暂时偃旗息鼓,可下面却还有些人,依旧心忧不已。

“难道就没法与静池剑斋谈和?总觉得为一灵宠,与剑斋这样的圣宗争斗,很是不智。难道就没有不伤元神的解除灵契之法?”

闻得此言,皇甫射就首先不悦,往那说话之人怒瞪过去:“说得是什么蠢话?静池剑斋要战,我们奉陪便是,难道还能让殿下,给她们低头?”

谢安倒未生气,耐心解释着:“更安全的解除灵契之法,也不是没有,可哪怕最安全的法门,也会使殿下的修为停滞数年。且这次的事情,并不止是静池剑斋索要无面天君那么简单。我北方宗党压制朝臣已久,就如火山中积蓄满了岩浆却不得爆发。如今有静池剑斋这个事端,各方自然是趁机汹涌而出。静池剑斋为压制我武安王府,三年来合纵连横。可到了现在,他们自己都已无法驾驭。”

位于右侧第五席的方珏若有所思:“也就是说,哪怕静池剑斋退出,他们也一样会向武安王府发难?”

“正是如此!”谢安轻笑,言含哂意:“数日以来,静池剑斋在北方动员千余天位,可真正从属剑斋的,只怕还不到三百。那么其余九百余人,又是来自何方?”

方珏寻思片刻,随后就又问道:“长史性情一向稳重,此番能同意王妃出城,想必是有着一定胜算,不知能有几成?”

谢安心想这位,可真不愧是大理寺卿,确是敏锐之极。

眼见周围诸人视线都在向他望来,谢安想了想之后,还是决定给在场几人吃个定心丸,语气决然道:“必是万无一失!”

“万无一失,怎么个万无一失法?”

嬴长安继续追问:“难道长史这个时候,还要隐瞒?”

可当他这句问出,谢安就神情微动。而在场所有人,也是讶然无比的陆续看向了城北。

那是几波接连而至的元力潮汐,陆续从数十里外荡漾而来。只因这元力潮过于浩大磅礴,又叠加在了一处的缘故,便是在场几十位几乎修为全无的,竟亦有察觉。

谢安剑眉微扬,就知是那兰若寺之战,多半已分出了胜负。

——这陨落的数位权天境,如是虞云仙等人,那么武安王府必已全军覆没。可如换成是剑斋一方的权天人物,那么这场屠戮这才刚刚开始,

而只须臾之后,就有玄雀前来禀告:“兰若寺中王妃娘娘仍安然无恙,郡主殿下已连诛九指神夺王烈,长生道未元真人,魏国怒刀须九问,神护天王李多洛,月寒枪陶神丘等五人——”

此言道出

,顿时满堂寂静,随后所有人,皆喜形于颜色,又诧异莫名。’

“神护天王李多洛陨落了?”

皇甫射吃惊不已,心想这可是一位昔年与越倾城比肩的强者,也是这些年来光明圣教的扛鼎人物——

至于其余人等,那未元真人陶神丘等辈之名,亦无不都是如雷贯耳。这都是那位月儿郡主,一人所诛?

※※※※

当那元力潮汐覆盖到整个咸阳城之时,在大宗正府中,嬴高却是面色阴沉铁青,难看无比。

寻常的天位修士,只能从这元力波潮中,感应到是有高阶天位殒灭。可他却能更进一步,辨识那气机特征,知晓到底是何人战亡。

九指神夺王烈,长生道未元真人,魏国怒刀须九问,神护天王李多洛,月寒枪陶神秋——

这一个个人名,都使人闻之惊心。

“嬴月儿么?没想到他府中,居然还藏着如此杀器。怪不得这位武安王,会对一尊傀儡如此的爱重,”

“这是我的疏失,事前就未能查得蛛丝马迹。”

“这如何能怪到二弟头上,那武安王府被他的王妃与谋士经营得如铁桶一般,滴水不漏。便是绣衣卫,也未能得知其日常机要,又何况我们手中的这点人力?且这次,那位分明是早有蓄谋。”

说完这些,嬴高却是长声一叹:“只是这一次,看来还是要拜托二弟出手。”

“我出手无妨,只是——”

在嬴高之后,却是另一位与嬴高相貌,几乎一模一样的断臂男子:“你令黑龙卫拖延二刻,本就是犯忌之事,事后必定会引陛下猜疑彻查。如今又直接卷入其中,只怕?”

“我何尝不知后果?可已顾不得这许多,我只知此时如见死不救,那么三年之后,秦境之内就再无人能抑那位武安王的锋芒。故而今日,你我无论如何,都不能令静池剑斋全军覆没于兰若寺。”

嬴高摇着头,这个时候他又眉眼微动,神色更为冷凝。那是另一位权天巅峰陨亡,而产生的异兆。

“这是?九相宗的大方道人么?”

后方的另一位嬴高微叹,随后再未迟疑,周身瞬间覆盖上了红白墨甲,随后身影迅速穿飞而出。身如疾电,奔向了北城。

他只希望现在赶去,还能来得及!希望六翅禅刀薛云凰等人,还未被那嬴月儿斩尽杀绝!

嬴高则依然神色青冷,目送着那另一位‘嬴高’的身影远去。随即他却又怒恨之至,猛然一拳砸在了身旁的梁柱之上。巨大的力量,顿使这座殿堂生出了无数裂痕,泥沙俱下,隐有崩塌之势,

今日之事,使他愈发感觉那位武安王殿下的聪慧睿智。三年间潜藏不发,装疯卖傻,三年之后却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引蛇出洞,就使堂堂圣宗之一的静池剑斋折戟沉沙!也令各方积累起来的力量,面临全军覆没之局。

这使得三年来他所有的努力,都变得毫无意义。而北方宗党,在被各方针对的境况下,非但未被打垮。反而其实力,再次得以增强。

嬴高不解,为何天圣帝在这皇嗣一事上,偏就如此固执?说什么不愿夺人子嗣?可难道那位,一定要等到由安国嬴氏入主咸阳,彻底取代黑水嬴氏才肯甘休?就看不清楚他膝下诸子,无一位是武安王对手么?(未完待续。)

阳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汉中白癜病医院
平顶山治疗龟头炎费用
阳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汉中白癜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