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林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逆设定恶魔 第一百零一章 我要带她走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52:59 编辑:笔名

逆设定恶魔 第一百零一章 我要带她走

随着“魂之挽歌”的结束,黯那无与伦比的速度不在。他的身影显现出来,气喘如牛,汗水把他身上沾染的血水都冲了下来。

在黯的旁边,一堆肉片和两具白骨堆在那里,从那些略有模样的肉块上依稀可以看出这是人体上的哪个器官,一股更加浓重的血腥气飘了出来,令人作呕。

很明显,弗洛伦萨和摩西就是黯身边的那堆肉片和白骨了。

“黯,你为什么一直在那里抖?”西尔维娅没有注意那堆肉片,她敏锐的发现了黯在那里很不正常的颤抖。

“呃……这一招通常是成年之后才能用的,现在用出来,负荷有点大……”黯说着,再也控制不住,抖得刀都脱手了。

“这感觉真是……”黯抖着抖着,不自觉的弯下腰,用手撑住膝盖,让自己不倒下去。

“魂之挽歌”的效果强到没朋友,这一招,也不是所有的影魔都能学会的。大概会有一半的影魔因为身体素质达不到而无法使用,按一个未成年影魔的身份来使用这一招,能勉强坚持到最后已经是难能可贵了。

事实上,他差一点就进行不下去,只是西尔维娅要他用自己最强的实力,为此,他不得不硬撑着弄完

超负荷完成“魂之挽歌”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很高的——至少一周内,黯是不能再战斗了,这等于是提前支出未来的了战斗力。

西尔维娅看着他,不满道:“明知道自己做不到你还这样弄,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?”

“普通的铁貌似是不如我的身体强度高的。”黯惨然的笑了两声,“阿黛尔,麻烦你去开牢房门,把她们放出来。我现在这个状态可是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。”

“好。”阿黛尔从甬道旁边走到牢房门口,她拿出自己的附魔短剑,一剑砍断了牢门上的铁链,把牢房门打开。

“阿黛尔,就你一个人吗?”波西罗娜从牢房里走出来,朝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除了黯和阿黛尔之外的任何人。

“喂,我可也是人呢。”黯现在还有闲心吐槽。

阿黛尔看着姐姐,低着头说:“我已经将你们的事情汇报给了女皇陛下,但是现在我族和人族正在准备开战,布伦·塞斯不允许女皇陛下派人过来,他自己也不愿意出兵。我没办法了,只能自己过来。”

“你不应该过来的,你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迅捷游侠,连箭技都没掌握多少,来了也是被抓。”波西罗娜批评着阿黛尔,“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蠢事了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姐姐。”阿黛尔很失落的说。

另一边,西尔维娅扶着黯靠墙站着,黯现在虚弱的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。

“笨蛋,蠢蛋,傻蛋,你做不到就不要做啊。真是的,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。”西尔维娅用手指戳戳黯的胸口,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严重不满。

“是你说的让我使出我最强的实力呀,你的命令我不敢不从啊。这就是我最强的实力,都开大招了。这一招叫魂之挽歌,怎么样,效果不错吧?”黯指指地上的那堆碎肉。

“不怎么样,恶心。”西尔维娅皱着鼻子,瞪了黯一眼。

她宁愿看不到那么华丽的招式,也不愿意看到黯受伤。

黯翻了一个白眼,道:“亏得我还那么尽心尽力的,结果你还不领情。那我不是白忙活了?为了给你最佳状态的表演效果,接下来的一周我可是都动不了了。”

“活该。”西尔维娅轻啐他一声。

黯又是翻了翻白眼。

波西罗娜教训完自己妹妹之后,向黯和西尔维娅这边走了过来。

“这位小姐,您有什么事情吗?”黯看着她,问。

“我来向你说个事情,”波西罗娜指指西尔维娅,道:“西尔维娅,我要带走。”

“你要带走西尔维娅?为什么?”黯眯起眼睛,西尔维娅是他的禁脔,是禁止任何人染指的。

“你别管为什么,反正我就是要带走她。”波西罗娜说。

“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令我信服的理由,那么你就休想从我身边带走她。”黯拔出“蔷薇”长刺,颤巍巍的对准了波西罗娜。

“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,我可不认为你能对付得了我。”波西罗娜一伸手,对面的一个精灵将他的附魔短剑丢给了她。她们的武器都在地牢的小桌子上放着,现在拿到手,也算是全副武装了。

“你们别这样!”西尔维娅站到黯和波西罗娜之间,伸手示意两人不要冲动,“我跟你走就是了。”

“不行!如果我不知道她叫你去干什么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我的,谁知道她们到底是何居心?”黯说着,地上的影子开始诡异的波动起来。

他现在身体虽然因为超负荷而不得动弹,但这不代表他没法使用魔法。

魔法是一种精神的应用,与肉体力量毫无关联。

黯直到现在仍保持可观的战斗力。

“好吧,现在我族与人族正式赚钱的关键时期,任何一个族人都有义务为种族而战,她已经八百岁了,可以上战场了。”波西罗娜对黯还是有些投鼠忌器,天知道黯到底还剩下多少战斗力?暗影法师(波西罗娜把黯当成了暗影法师)的诡异程度可是出了名的,在无法确定黯的危险性到底有多高之前,波西罗娜不准备与他进行直接的武力接触。

“你别想用种族大义来束缚她。”黯瞪着波西罗娜,地上的影子也愈发凝实起来。

西尔维娅转身扶住黯,说:“够了,黯,事关我的种族,为了种族而战是每一个族人应尽的义务,我必须得回去,等战争结束,我会在来找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战争有多么残酷。”黯看着少女的娇俏小脸,道。

“我已经决定了,我不想你们因为这件事打起来,你现在这么虚弱。你也说过,我要在战斗中成长。不是吗?”

“但我为你准备的战斗是可控的,而战争是不可控的。”黯说,“我怕这一分别就是永别。”

“真这是必须经历的,你也说,恶魔与各族必会再战,我这也算积累战争经验了。”西尔维娅巧笑嫣然,只是在她的眼底深处却带着点点泪光。

“好吧,我尊重你的选择,不过,我们要先去拿东西,你的行李还在冰封城的那家旅店里放着呢。”

“我们跟你一起去。”波西罗娜耳朵尖的很,她生怕黯把西尔维娅带走就不回来了,所以要求跟着。

“好。”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

九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绍兴治疗男科方法
安顺治疗男科医院
九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绍兴治疗男科费用